■ 社論
  三中全會提出“市場決定”的戰略部署,這不僅適用於資源要素改革價格,也同樣適用於公共資源配置改革。中國的科研體制改革要向國外學習,讓企業成為研究與開發的主要力量,以市場為導向。
  廣東省紀委日前通報,廣東科技廳副廳長王可煒涉嫌嚴重違紀,正接受組織調查。這是繼去年省科技廳原廳長李興華後,廣東科技系統又一落馬的廳級官員。2013年,廣州檢方立案查處該市科技信息系統腐敗窩案25件29人,涉案金額共計5000餘萬元。窩案涉及廣東省、廣州市及各區三級科信職能管理部門的工作人員(《第一財經日報》2月17日)
  廣東科技廳正副廳長均落馬,並形成幾十名官員的窩案,這反映出當下科研管理的混亂,這種腐敗,根本上源於過於行政化的科研管理體制,科研資源的非市場化配置,形成尋租腐敗的空間。
  作為重要的公共資源,當前的科技資源配置在很大程度上還是由行政部門配置。具體來說,就是由科技部門來配置。由於配置過程非公開化,一筆科技資金,有多位申報人的情況下,批給張三也可以,批給李四也可以。最終批給誰,往往就取決於誰更有背景,誰給的回扣更高。甚至行政審批人員為了套取科技資金,主動找企業申報。根據廣東方面披露的案情,就有科技局內部人員涉嫌通過偽造事項申請材料幫企業騙取政府科技補貼。
  科研腐敗和交通領域的腐敗、工程領域的腐敗,並沒有實質性的區別,行政化的科研管理體制根源不消除,腐敗恐怕永無窮期。
  三中全會提出“市場決定”的戰略部署,這不僅適用於資源要素改革價格,也同樣適用於公共資源配置改革。中國的科研體制改革要向國外學習,讓企業成為研究與開發的主要力量,以市場為導向。
  一方面,政府部門手中無須掌握大量科研資源和資金的支配權,沒有這樣的權力,就沒有腐敗的機會。政府部門的主要責任,是創造公平自由的科研環境,通過政策引導,激發企業的創新精神。將大量科研資源集中投向於少數企業,不僅會造成浪費,對於其他企業也很不公平。
  另一方面,政府部門出資參與的科學研究,只限於基礎性和戰略性領域,也就是企業不願意做,或者無力做的研究。這樣的科研,不能由少數人關門說了算,而應公開透明,充分競爭。如,對應用型研究,可以考慮改政府事前撥付為事後購買服務。在高校和企業取得科技進步的突破後,政府予以購買並轉化為公共知識,由此彌補前期研發支持;對基礎型研究,徹底推行同行審議,把資金撥付的決策權交給獨立第三方的專門委員會。在這個過程中,科技管理部門只是負責監督資金使用,協助科技成果管理,服務企業和高校,無權涉及資金決策。
  統計表明,中國每年科研投入已經突破萬億,高投入帶來了越來越大的腐敗空間,大量科研經費“生產”出來的都是沒什麼人看的論文,這已飽受詬病。通過“市場化”,改變科研資源的配置方式,方可遏制腐敗,讓每一筆科研資金都花在刀刃上。  (原標題:“市場化”才是遏制科研腐敗的良藥)
創作者介紹

建築設計

fn15fnkcy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